Home / 新聞 / 世界 / 本滿懷熱血的教山區孩童,學生竟對志工老師說:「叔叔阿姨,請你們不要再來我們這義教了...」

本滿懷熱血的教山區孩童,學生竟對志工老師說:「叔叔阿姨,請你們不要再來我們這義教了...」

我們沾沾自喜自詡著自己的偉大、奉獻。但是,我們到底為他們做了什麼?

每到寒暑假時期,總會有很多志工社的學生自願到偏鄉、甚至是國外落後地區,來教當地貧困的學生們念書、帶活動,稱之為「義教」。

義教通常是由經濟發達地區的大學生或已經畢業的受過高中等教育的志願者發起。義教可以短至數天,也可以長至數年。大陸又稱為「支教」,即是由身在東邊的志願者往西邊的貧苦學校支持教育工作。有可能提供交通津貼和每月600元的生活津貼。

跟大數慈善團體的出發點一樣,義教的本義當然良善,目的希望停留的短暫時間,能提供他們良好的教育,但對那些弱勢學生來說真的全然是好的嗎?以下是一名偏遠山區的學生寫給義教學生們的信,引人深思:

叔叔、阿姨,我們不希望你們來義教,我們都擔心,這塊貧瘠的土地容納不下你公益的熱心。我們擔心,我們的「無知」傷了你們那顆奉獻的心。真的,叔叔阿姨,我沒有任何的惡意,我們真的不希望你們在來這裡「教」。

每年,在假期,你們帶著大包小包結伴而來的時候,在我們看來是多麼的不合時宜,我們不得不放棄親近大地,呼吸藍天的機會,放棄為自己的父母做點農活的機會,放棄踏踏實實地鍛煉一下我們筋骨的機會,去傾聽你們給我們的幫助,接受你們傳授知識的火花。


開始的時候,我們因為你們的到來,熱血沸騰,我們單純的以為,你們會和那些三支一扶的叔叔阿姨一樣,至少能待三年;我們單純的以為,你們的故事你們的游戲能助長我們的成績;後來的一天晚上,校長說叔叔阿姨們明天就不來了,他們的教生活結束了。才明白我們彼此之間的「游戲」結束了。


打點著7天的收獲,突然間明白,你們的故事你們的游戲你們所給予我們的,遠沒有我們土生土長的、喝著泥巴水、口口聲聲「再不念書,我打斷你的狗腿」、臉上永遠沒有微笑的老先生來得實在,更能讓我們感悟知識的力量。

開始的時候,我們從你們扔在校園走廊上礦泉水瓶子上,知道了水是有區別的,原來純淨也是一種享受;開始的時候,我們從你們舞動的青春飛揚的氣息,牽著手很親暱的漫步在下校園的小路上,知道了原來男生和女生還可以用這種方式浪漫,怪不得每年的假期義教的人這麼多。

後來,縣上某局的小車來接你們走了,據說是帶你們去我們這裡小有名氣的風景點看景色去了,據說晚上你們在縣上小有名氣的酒店裡,吃了頓很不和胃口的大餐,喝了些我們在平時電視廣告裡看到的名酒後,連句「謝謝」也沒有說就走了,我想我們這裡的土地一定讓你們失望了。

後來,結帳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你們是「貴賓」,是被人宴請的,據說因為這其中有某廳領導的兒子,兒子來時,領導讓多關照。


後來,我們一向威風的校長在你們面前點頭哈腰的背影下,才知道你們來自名牌大學的高材生呢!我們開始想,名牌大學的高才生,怎麼就沒有我們這邊一個小小的職業院校的一月300元雇傭的姐姐教書教的實在些呢。

叔叔阿姨,在你們走後的日子裡,聽說你們因為對我們的愛心獲得了學校的獎賞,你們的經歷豐富了你們的厚度,開拓了你們的視野和格局。

叔叔阿姨,在你們走後的某一天,無意中聽到我一向口直心快的叔叔對校長說:「那幫狗日終於走了!」

在這之後,義教的、助學的,天使計劃、愛心行動接踵而來,以我們貧窮的名義,擠進我們的細胞,滲入我們的骨子。


在這之後,我們開始有點反感,我開始明白你們所給與的遠不是我們想要的,你們的愛心破壞了我們心靈的安靜,你們的奉獻破壞了我們傳統的善良,這些,也許你們永遠無法察覺。

畢竟,你們是旅遊來的。你們是讓這塊熱熟著的黃土地見證你們的愛情而來的,你們是帶著愛心尋求自我心中的安靜而來的,你們是尋找呼吸西部貧瘠的空氣而來的,我們以膚色的名義同意,以檔次的不同疏遠著。


因此,別來,真的不希望你們來了,叔叔阿姨,你們別來,就是一份真愛,就是種大愛。

有人說:作為一個在義教部待了兩年,參加過多次支教活動的老人,我覺得這篇文章寫的真好。我們自詡為志願者,我們選擇以教的方式奉獻愛心,但是我們總是忽略了這樣一個事實:

對於那群孩子,我們只是過客,短短幾天的教,我們沒有給他們太多的知識,我們只是用自己的無知,毀滅了老師們在他們心中不可動搖的高大形象。當我們離去之後,孩子們只剩下對原來老師的不信任和瞧不起。我們擾亂了他們的生活,擾亂了他們老師的教學計劃,我們是那麼的殘忍,以他們貧窮的名義,毀滅了他們對學習的熱情,對老師的信心。可是,我們仍在沾沾自喜著,我們自詡著自己的偉大,但我們到底為他們做了什麼?

或許對義教的學生來說假期造訪的偏遠小學,只是生命中一個短暫的回憶。教教書,離別時和孩子們哭成一團,然後再和朋友順便到附近旅遊去了。但對那些弱勢的孩子們來說,付出感情和假期的時間,短暫的快樂時光後,到最後又要忍受離別的痛苦,而那些曾帶給他們歡樂與回憶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們,就這樣消失在他們的生命中。到了下個假期,新的一批大學生來了,同樣的事又一再重演。這樣,真的好嗎?分享出去讓大家看看他們的心聲吧!

About shareman

精通吃渴玩樂,正經事一曉不通,每天總有數小時在發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