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生活 / 星座心理 / 我哈佛研究所畢業,男友高中就輟學,但是在他身上我學到更多

我哈佛研究所畢業,男友高中就輟學,但是在他身上我學到更多

我和 Myles,2015 年 3 月在秘魯。

很多人覺得,擁有高學歷、擁有超了不起的工作、從菁英學校出來的人就是人生勝利組。而這位作者 ,從哈佛研究所畢業,是大家眼中所謂的成功人士,她卻要來和大家講一個她的自身故事,她在哈佛那段時光是如何度過、以及她如何遇到她現在的另一半。他的另一半是一位高二就輟學的男生,在這男生 Myles 身上,作者 Gina 學到了寶貴的人生課程,那些都是她在哈佛不管讀幾年都不會理解的。

(原文〈I’m A Harvard Graduate and My Partner Is A High School Dropout〉發表在《xxJane》網站上。)

身為一個常春藤名校的女校友,我根本沒想過我會愛上一個高中沒念完的傢伙。

幾年來,我一直以為一個人的聰明程度跟他的學歷,或是他在 LinkedIn 上的頭銜多厲害有關,直到後來 Myles 出現到我生命中。其實他根本連 LinkedIn 是什麼都不知道,而且他在高二時就輟學了,但我在他身上學到的,比在任何人身上學到的還多,你以為他叫我很多事嗎?沒有,他不是那種咄咄逼人,要主導一切,教我任何事的人。

  • 我不想被人瞧不起,我以為唯一脫身的方法是取得高學歷

在我們家中,我是唯一一個上大學的人,更別說是研究所。我爸是辛苦的藍領階級,每天都上班到凌晨四點卻從來沒抱怨過,而我媽是韓國人,她辭去工作,是全職的家庭主婦,就為了陪陪我,並顧好家裡的大大小小。我們並不是特別窮困,但就只是過得去。

我住在喬治亞州的 Richmond Hill,這南方小鎮根本沒有我的棲身之地,我是書呆子又是「混種」,我的同學成天都用歧視字眼叫我,如果你看過哈利波特,你就會知道馬份是怎麼叫妙麗「MudBlood 麻種」。就連我的老師,都會對我開過分的玩笑,說我爸從中國偷了個女人回來。

所以,當時我很想離開家鄉,離開那個小鎮。而我認為要脫身,就是要追求一個好學業。

2013 年 5 月,我媽和我,在研究所畢業那天。

  • 讀哈佛的那幾年,我每天都在暴飲暴食中度過

後幾年,我一路從埃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讀到哈佛研究所,表面上是冠冕堂皇的人生勝利組,但你如果去看我的學生生涯幕後花絮,你會發現真的一團亂。在學校裡一堆比賽、考試,我信心早已被打擊到谷底,我常常都懷疑自己憂鬱症,三不五時就來個連續一週的暴飲暴食,你以為暴飲暴食沒什麼?我有一次在車自後座吃東西吃到睡著,醒來的時候,手裡抱著好幾個麥當勞空袋子和空盒子。

在研究所時,我還花了兩年維持一段非常不堪的感情,那男生也是哈佛的研究生。我之前就以為交男朋友就是要交那種,但他堅持不公開我們的戀情,因為他說他領導了很多計畫、單位所以不是很方便,但那根本就是給他機會到處跟其他與他合作的女生睡。

從哈佛畢業後,我沒有跟其他同學一樣去申請工作,找一份我媽會驕傲的工作,我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然後報名參加了瑜伽教學訓練。

  • Myles 是唯一聽到我從哈佛畢業,一點也不驚訝的人

我就是在那個訓練課程裡遇到 Myles。

他是訓練課程中的資深指導員,我第一眼看到他,我就被他感情飽滿的眼神電到了,你可以同時在他的眼神裡看到笑容、同情心、智慧,甚至帶了點頑皮。

而且他的澳洲口音有夠重,我聽了好幾次還聽不出來他叫什麼名字,所以我當下超尷尬,但我想,他也跟我一樣,感受到我們之間的火花了吧。

第一次的夜晚約會,義務性的,我們就先交換了一下自己的個人相關資訊和背景,然後他問我怎麼會搬來波士頓,結果我就丟出了那顆 H 炸彈(哈佛彈)。

我回答他:「我原本在哈佛讀研究所⋯⋯」然後邊期待著看到大家都會有個驚喜表情,但他只是微笑,一點都沒有驚訝的樣子。她淡淡地用澳洲人會有的口吻說:「哇!很棒欸!那妳喜歡那裡嗎?」

從來沒有人這樣問過我,大家不是接著問我主修什麼,就是驚訝地看著我。我當下覺得很錯愕,沒想到我投下的這顆炸彈並沒有讓他驚艷。

我口吃又尷尬地回答他:「我想我滿喜歡的吧⋯⋯」他用那種他好像知道我要講什麼的眼神看著我,讓我起雞皮疙瘩,然後他就沒辦法克制自己的大笑出來:「哈哈哈,你講的很沒說服力欸。」

我竟然也跟著笑了出來,他也跟著我一起,我們就像兩個白癡一樣一直在路上狂笑。結果我選擇告訴他一切事實,在那邊我學到很多,我也很有成就感我完成了很多學術上的成就,但那段時間我真的身不如死,搞得自己壓力很大也生活得很不健康。他全神貫注地聽我說,讓我感動得哭了,那晚的對話很真誠,我們都很坦然。

2014 年 9 月,我們在澳洲拜倫角燈塔。

  • 放下一切,我和 Myles 回到澳洲,但我的決定很值得

一週之後,他便飛回去澳洲拜倫灣,兩個月後,我把在波士頓的家當賣一賣,決心要搬去跟這個我還不是很認識的男生一起住。我想教瑜珈,我告訴我的父母,他們都嚇壞了,我知道我做的這個決定很突然也很不負責任。

當我到澳洲時,我身上只有 220 元美金(約台幣七千初),那天是 2014 年的第一天,我必須適應一下那裡炎熱的天氣,畢竟我剛才從狂風暴雪的美國,坐飛機飛到一個酷熱的國家。一到機場,我就看到 Myles 炙熱的笑容歡迎著我。

那天晚上,我們晚餐花了三個多小時暢談我們的興趣,還聊到了美國不公平的犯罪系統,而且他知道超多細節!我們也聊了很多小時候不斷被欺負的事。他也是混血,加上他的身高比較小隻,所以他小時候也常被欺負,我聽得出來他聲調裡的痛苦,但我也知道他已經原諒那些人了。

他說:「我覺得討厭那些曾傷害我的人,很浪費時間,好像也沒什麼好處是吧!」他冷靜地說,並搖搖手中的葡萄酒。

我們在拜倫灣的 Main Beach 上散步。

幾個月後,他也慢慢的將我介紹給他的朋友和家人,我發現他是很任心助人的人,在很安靜的場合他也從不會表現的尷尬,看到朋友帶小孩忙不過來,就主動去幫忙,有朋友急用錢,他也會借。

接下來我就開始在工作室裡教瑜珈,Myles 之前也在這裡教了幾年。很多學生告訴我,Myles 改變了他們的人生,不是因為 Myles 教他們學會了瑜伽,而是他教大家如何生活得更快樂與平靜。Myles 非常會講話,卻非常謙虛,他可是花了十年在這行,也跑過世界各地去教課。

有個慵懶的下午,我們在海灘上曬日光浴,他蠻不在乎的說,他 17 歲就從高中輟學了,完全不會覺得這是一件羞愧的事,他說:「我好討厭上學,所以我決定再也不回去了。」

我很驚訝:「真的假的?你爸媽都沒說什麼嗎?」

他頑皮地笑了一下:「沒有欸,反正他們離婚了而且他們也不在乎。而且我朋友們也都輟學啦。」我很認真的跟他說:「但你很聰明欸⋯⋯」他聳聳肩說:「大概我跟這世界學到了很多吧!」

2014 年剛過完聖誕節。

  • 人生不只是學歷,學會放下優越感、學會尊重,健康生活最重要

自從那時,我才開始意識到,知識和才能不一定是你在大學裡才可以學到的,我也在他身上學到了一個道理:如果在生活中我無法尊重別人,即使是那些誤會過我、傷害過我的人,那我在學校所學,一點用也沒有!利用我的學歷來襯托自己的優越感,只會讓自己更封閉。

2014 年的冬天長假,我把 Myles 帶回美國過節,並見見我的父母。我不管他有沒有高學歷,或是他的工作是不是聽起來大有來頭,我對他很有信心也很驕傲,我知道他溫暖的個性和熱情,會贏得我爸媽的心。而我是對的。

他願意放下過去的恨與怒氣也深深地影響了我,我重新回到我害怕的故鄉,但我已經準備好要放下一切贈恨。我重新和高中的同學們見面,我也拜訪了幾個從前對我很不錯的好友。在小鎮裡沒有人跟我一樣,有似乎「光鮮亮麗的成就」,當下我只想務實一點,我想要好好的當一個有愛的人。

自從我和 Myles 在一起後,我改掉很多小缺點,我很滿意現在的生活我也過得很開心、很健康,但我還在努力放下我的優越感和時常藏不住的怒氣,我知道我需要一點時間改變,但我很慶幸 Myles 就在我的身旁當我的榜樣。

或許他偶爾會把「to」和「too」混用,但管他的,我才不在乎呢!

(資料及圖片來源:xxJane

About shareman

精通吃渴玩樂,正經事一曉不通,每天總有數小時在發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