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 / 一個香港妓女自述:為了錢及兒子狠心出賣肉體(圖)

一個香港妓女自述:為了錢及兒子狠心出賣肉體(圖)

Cherry是鳳姐界的另一典型:外埠新娘,來港後卻發現丈夫負心,為了生活只好出賣自己的皮肉。(圖片來源:文匯報)

中新網5月4日電 據香港文匯報報導,為子入行,年約20多歲、身材矮小卻豐滿的香港鳳姐(即妓女)Cherry,一身性感打扮,穿著超低胸背心和短褲,輕輕訴說:「如果是為自己,絕不會做這行,我都是想給孩子最好的。」

Cherry是鳳姐界的另一個典型:過埠新娘,來港後卻發現枕邊愛郎竟是負心漢,為生活,為下一代,只好出賣自己唯一的本錢——皮肉。

走到這田地,Cherry認為自己早已完,兒子是她的希望和未來,為他,她忍受千夫所指也不悔。

當了鳳姐才一年多的Cherry,眼內經常散發一種空洞洞的神色,每日如行尸走肉在近百尺的鳳巢裡等。等男人按動門鐘,把自己迷失的靈魂召回,然後又本能地開了門,在門邊擺出一副誘人的姿態說:「先生」。任由地盤佬、老翁、青年等來客色迷迷地從頭到腳把她打量。

「做鳳姐很大壓力,每日都對住四面牆,上街又很怕。」Cherry說不服自己接受這行業,把頭耷得不可再低,心虛作祟下,連迎面的每一個途人也似看穿她所從事的職業。

然而要轉行又不是Cherry個人能決定,纖弱的肩膀上扛起沉重的包袱,「如果是為自己,絕不會做這行,我都是想給孩子最好的。」

想過申領綜援、想過當艱苦的清潔工人,「小孩的生活又怎辦?」Cherry每每也會這樣問自己,她表示自己嘗盡不少苦頭,再苦也能承受,但若要兒子一同捱苦,她寧犧牲自己,這是連淚水也無法宣洩的痛苦。

About shareman

精通吃渴玩樂,正經事一曉不通,每天總有數小時在發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