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 / 世界 / 少年在看守所遭室友五度雞姦 民警說正常

少年在看守所遭室友五度雞姦 民警說正常

2342323f23f23f23f23

5月15號,未成年人小項(化名)在網上爆料稱,自己2015年在溫州市鹿城區看守所羈押期間,受到了207監室其他在押人員的雞姦,在一個多月裡前後有四五次。期間,他還看到看守所內警察給在押人員外帶食物、香煙等亂象。目前,鹿城區公安局已經介入調查。

小項對前街一號記者說,2015年,他在溫州市的公益活動中籌集了2萬6千元,但是他挪用了全部善款購買了一步蘋果手機、一台筆記本電腦和一台相 機。犯罪後小向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主動去公安機關投案自首,家屬也代為退出全部贓款。小項因此被判了6個月,2015年11月,小項進入溫州鹿城區看 守所。當時他只有17歲。

小項說,一開始他被關押在2監區的208監室。小項在208監室待了一個月左右,同監室的在押人員李長江告訴207監室的在押人員葉克農說,監室裡 剛來了一個「新客」,這個「新客」是溫州本地人,人長得全身白白淨淨的人,也長得可愛帥氣。要不他和主管警察羅吉寧說說,把這個小孩調換到207監室讓葉 克農玩玩。葉克農同意後,李長江和羅吉寧商量,但是因為207監室人數已滿,小項沒能被調過去。不肯罷休的李長江主動和小項找茬,想要和小項打架。在兩個 的一次爭吵中,李長江把一箱銀鷺花生牛奶砸向小項,小項躲閃過去以後按了監室的報警對講機求救。主管警察見狀只能將小項換到了207監室。小項沒想到,這 才是自己噩夢的開始。

到了207監室以後,52歲的葉克農自稱是207監室的管理人員。他因為涉嫌吸毒、販毒被判無期,正在上訴。一開始,葉克農只是碰碰小項的身體和 腳,小項並沒有在意。大概過了兩個星期,葉克農要求小項晚上必須挨著他睡覺。在睡覺時,葉克農的行為越來越過分。葉克農曾經在被子裡將小項的內褲強行脫 下,小項蹬腿反抗,無奈雙腳被葉克農壓住。葉克農往往會在凌晨四五點鐘開始對小項進行猥褻,在被子內向小項強行「打飛機」,後來直接對他進行雞姦。這樣的 事情前後發生了5次左右。小項的腳踝由於長期被按壓,造成了瘀傷,至今未痊癒。

小項說,他曾經向主管警察羅吉寧反映過自己的遭遇。但是羅吉寧卻告訴他,這在看守所裡是很正常的事情,甚至在女監室也有這樣的情況。因此希望小項不要再反映此事。因為見怪不怪,羅吉寧沒有阻止這件事的發生。

在207監室待了一個多月以後,葉克農懷疑小項偷走了自己用塑料黑筆做的煙嘴,因此和小項吵了一架。小項因此被換到了210監室,至此逃脫了被猥褻 的日子。小項說,葉克農之所以有煙嘴,是因為有看守所的警察可以給他從外面帶回香煙,有時候還有熟食。如果葉克農提出要求,警察也會把他帶出監室抽煙聊 天。在看守所內,有數名和葉克農一樣享有這樣「特權」的人。

2016年3月,在看守所羈押了4個月後,小項進入杭州市少管所繼續服刑,於今年5月10日恢復了自由。此後,小項向鹿城區看守所所長袁先生反映了 自己的遭遇。袁先生為小項做了調查筆錄。昨天下午,前街一號記者採訪袁先生時,他表示,目前,看守所的上級機關鹿城區公安局已經對此事開始進行調查,看守 所作為當事機關,不方便自查,正在等待相關部門的調查結果。鹿城區公安局表示,確實收到了小項的舉報,目前相關部門正在調查,還沒有任何調查結論。

About shareman

精通吃渴玩樂,正經事一曉不通,每天總有數小時在發呆